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互联网

冯卫东餐饮投资有路可退黄金时代才刚刚到来

互联网
来源: 作者: 2019-04-06 18:30:22

2016 年和 2017 年,我国餐饮业收入分别到达了 3.5 万亿和 3.9 万亿,预计 2018 年全年餐饮业规模将突破 4 万亿大关。餐饮业的快速发展,带来巨大的商机和财富,而原本应虎视眈眈的资本对这1投资风口,表现得却十分谨慎和理性。

从投资案例的数量来看,在经历 2015 年的高点之后,国内对实体餐饮店的投资案例逐步回落,机构将投资重点放在餐饮 O2O 等新兴领域,更多的聚焦在互联网与传统餐饮融合方面。

传统餐饮业之所以不容易获得资本追捧的一个重要缘由是“退路不明”,资本市场肯冒着风险去押注,不过是在退出的时候,能有所收获。众所周知,资本退出的方式主要包括 IPO,新三板挂牌、并购、协议转让等几种,但在餐饮业,面对这几条路摆在眼前时,很多人却不知道该怎么去走才正确。在这方面,专注于消费品领域投资的天图资本的退出路径策略无疑是极具参考意义的。

天图资本管理合伙人、首席投资官冯卫东曾在接受餐饮投融界采访时表示:

“天图的退出路径都是根据资本市场环境的变化而变化。过去,我们退出的项目,1/3 是 IPO,1/3 是并购,1/3 是一级市场的转让和回购。在 IPO 这一起,早些年的时候 A 股 IPO 是比较多的,但是近几年我们在港股的 IPO 超过 A 股,变得更多。而未来的话,我们预测可能并购退出会变得更多,乃至占半壁江山,而这也是美国资本市场的情况,毕竟,IPO 这个通道还是比较窄的。”

内地上市热情消弱之所以餐饮企业“舍近求远”,更加热衷于赴港 IPO,主要原因是目前内地上市存在着诸多制约因素。一个方面,内地上市餐饮企业多经营不善,亏损严重,部分企业谋求转型,同时餐饮企业国内上市十分困难,致使整体平均市值走低。在市盈率方面,传统餐饮逐渐式微乃至转型,内地资本市场也尚未成熟,部份热门炒作就增大了 PE 的波动性,如煌上煌在 2016 年中发布的“10 转 30”高送转预期让当年股价上涨了 400%。

另外,国内餐饮企业经营不力情况占多数,甚至处于亏损状态。这一点从数据上可以直观发现:2014—2017 年上半年,在内地上市的餐饮企业,其平均营业收入为 35.6 亿元、33.6 亿元、31.6 亿元、17.4 亿元。

提到内地上市的餐饮企业,就不能不提湘鄂情,2009 年 11 月 11 日,湘鄂情成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成为 A 股市场的民营餐饮企业第一股。

2012 年,定位高端餐饮的湘鄂情遭到了“中央8项规定”带来的影响,2013 年巨亏 5.64 亿元,净利润同比下降 788.86%,交出了历史上最差的成绩单。

病急乱投医,2014 年 8 月湘鄂情更名为中科云网,内部称其为基于大数据生态环境,寻求产业模式创新,然而这1令人咋舌的跨界动作并未收到预期效果,相反是立案调查、罚款甚至停牌等危机接踵而来。

当然,内地上市企业有时候也会为资本带来欣喜。2017 年,九鼎投资从绝味食品 IPO 中获得账面回报 4.46 倍,但业内普遍认为,这主要是由于内地上市企业估值偏高,该平均回报率不可延续。

而且,一年以后的 2018 年 3 月 19 日,绝味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发布《股东减持股分计划公告》称:九鼎投资旗下的三个投资机构以及深圳汇贤拟减持绝味食品股份,减持比例总计不超过绝味食品总股本的 8.43%,而这正是上述四个投资机构的持股比例总和。减持消息发出后,绝味食品的股价多天下跌,但投资了七年之久的九鼎投资却收获了超过 10 亿元的收入。

赴港IPO更“诱惑”相比于在内地上市的餐饮企业一地鸡毛,由于上市制度相对宽松、振幅稳健、估值理性等优势,赴港 IPO 愈来愈受欢迎。尤其是在今年 4 月,香港联交所发布了早有酝酿的 IPO 新规,允许双重股权结构公司上市,即实行同股不同权,普通股东一票一股,公司少数高管可以一股数票,目的是管理层试图以少量资本控制全部上市公司,这1制度在世界范围内已较为成熟,对企业和资本方都有较强的吸引力。

在餐饮企业赴港上市的案例中,天图投资的周黑鸭较具代表性。2016 年 11 月 11 日,周黑鸭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上市之前,周黑鸭完成两轮共计 2.1 亿元的融资。包括 2010 年 11 月获天图资本旗下天津天图昌盛股权投资基金近 6000 万元 A 轮独家投资和 2012 年 7 月取得近 1.5 亿元 B 轮融资,由 IDG 资本领投,天图资本追加投资。

登陆港交所当天,周黑鸭股价大涨 13.435%,报收于 6.67 港元/股,周黑鸭市值到达 154.71 亿港元,持有 9.65% 股权的天津天图兴盛股权投资基金取得退出。2017 年,周黑鸭的营业收入 32.48 亿元,同比增长 15.4%;净利润 7.61 亿元,同比增长 6.4%。如此结局,可谓是“双赢”。

未来并购退出将成主流如果说 IPO 还是当下最为常见的资本退出方式,那么并购将是未来最重要的退出方式。

企业不论是选择在 A 股、港股还是美股 IPO,都必须要遭到各自的一系列条件限制,但是并购退出则显得相对简单,其复杂性和时间成本都更低,再细化到并购方式也可以“因地制宜”更加灵活。而且,并购退出只要在并购交易完成后,便可一次性全部退出,交易价格及退出回报较为明确。

2014—2017 年间,餐饮行业共发生 65 起并购事件,其中 51 起为国内交易,14 起为海外交易。海外交易触及的均为国内外知名企业,如麦当劳、许留山、翡翠餐饮等,平均并购金额高达 10 亿元。

在诸多并购案例中,2017 年中信资本以近 140 亿元人民币并购麦当劳中国最具代表性。本次并购于 2017 年 1 月 8 日开始,于 2017 年 7 月 31 日正式完成交割。中信股分、中信资本控股、凯雷投资集团和麦当劳联合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并成立新公司,新公司以最高 20.8 亿美元(约 137.8 亿元人民币)的总价收购麦当劳在中国内地和香港的业务。

在过去行业飞速发展时期,直营固然能更好的管理并且取得更多的利润,而彼时麦当劳的营收增速开始下滑,适时扩大特许经营模式比例,获得一次性的特许经营权支付额,以及持续性的权利金,有利于实现低成本的范围扩大。

在本次并购事件完成后,各方充分利用自身的资源和优势,进一步发展了麦当劳的业务,如开设新餐厅(特别在三四线城市)、提升现有餐厅的销售额和在菜单创新、便捷服务、数字化零售、外卖等方面进行拓展提升。

餐饮投资未来可期在之前的 20 年里,餐饮历来都不是资本追逐的对象,直到互联网加持的 O2O 领域诞生了诸多泡沫后,资本才开始把目光转向这个传统的行业。但是,资本的态度似乎依然表现得有些冷淡,2015 年后,进入餐饮行业的机构数量开始下降,主要原因有两点:国外大型机构在国内餐饮领域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直到 2017 年几乎全部撤离;很多国内机构调整投资战略,转而关注大消费领域的其它行业。

当市场表现出它的“态度”之后,不少人都认为餐饮投资的时机还未到来。在这个问题上,冯卫东表现出了不同的看法:

“过去天图考察了不少餐饮企业,但真正去投资的却比较少,主要是由于当时餐饮行业专业化分工没有构成,发展速度达不到资本的预期,餐饮大规模投资时机尚未到来。但是,现在的餐饮行业已经出现了第三方的中央厨房和中央工厂这样的专业化分工,所以我认为,餐饮的黄金时代就是作为资本的黄金时代才刚刚开始。”

正如冯卫东所言,餐饮业的成熟度正在加强,业内认为,如果餐饮投资的退出机制日趋完善,再伴随着消费升级带来消费红利的加持,对投资者、消费者、企业而言,餐饮投资未来将会呈现出一个多赢局面。

遗精的综合治疗重要性
马鞍山最好的白癜风医院
女性癫痫应该怎样治疗比较好

相关推荐